Uncategorized

11岁男童被邻居带回家侵犯

隋棠透露在某国小从一位11岁男同学口中得知,自己长期被邻居以假借帮忙照顾为由带回家猥亵,并且持续至今,她找了该班导师走廊谈话并告知详情,老师听完后低头不语,最后流泪问着隋棠「妳怎么办到的?」并透露:「班上这个男孩因为亲人的离去,原本话就少了,更是变得封闭、失重,看似对任何事物都无感,浑浑噩噩地度日。」自己带他的3年时间,他也不断用各种方式去关心这位高风险的孩子,但男孩总是回他「没关系」3个字。

老师的心痛反应让隋棠想起一位作者收到的读者回信,信上写着:「受人骚扰侵犯,我感到无比羞耻。我亲身经历过,所以可以告诉你们,年轻人受苦都会怪自己,我相信我一定是有什么问题,人家才会这样对我。我希望爸妈心目中的我是最棒的。因此我觉得,我要是把我的遭遇全盘托出,他们就会跟我一样,认为我有瑕疵、丑陋不堪。」

隋棠坦言一开始不太明白,为何受害的孩子,都愿意把难以启齿的秘密告诉她这位只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,却隐瞒最亲近的父母与师长,后来得到孩子的答案,都是「我怕妈妈伤心」、「我怕爸爸失望」,隋棠觉得难过与悲哀,她说:「有的用冷漠来伪装,有的选择戏谑的态度来掩饰,但无论是何种样貌,这些筋疲力尽的孩子,都是在试图让自己看起来强壮、美好、没有瑕疵。也因为他们更聪明、世故了,当他们不想被摸透的时候,如何将内心的秘密藏得密实,便一点也不是难事。」

她不舍孩童一直背着秘密成长、被压到喘不过气,所以想以自身行动,去陪伴这些小朋友,陪伴他们认识性侵害、明白身体自主权,并还给孩子说不的权利,「从孩子一两岁就开始一点也不早,而更重要的,是永远要让孩子知道:『没有任何事会让我停止爱你。』」

You may also like...